狠心父母逼14歲兒子「跳車碰瓷」騙錢,還聲稱兒子「骨折是個好時機」,被捕後說了「讓人傻眼的話」……

「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父母,逼孩子跳車碰瓷多達近20次,身上多處擦傷,顱骨骨折,還是不肯放過。」這是寧波一名派出所所長在朋友圈的話。

據中國媒體報導,警方破獲一起碰瓷案,讓人無比痛心的是碰瓷的主角是14歲的小羅,親生父母迫使他假摔碰瓷,一年來作案多達近20次。

在小羅碰瓷顱骨摔傷後,這對狠心的父母甚至變本加厲,帶著他瘋狂作案。

10月28日下午,寧波火車站南站發生一起碰瓷案。老黃是這裏的三輪車夫,這一天,一個中年女子帶著一對兒女坐上了他的車,說是去汽車東站。開到新河路段時,路上有點顛簸,他聽到女子喊他:「停下!停下!」

車裏10來歲的男孩捂著頭直喊痛。女子說,三輪車顛簸的時候,兒子的頭撞在車上了,撞傷了,要求送醫院看病。

老黃是個殘疾人,家裏經濟條件不寬裕,看到自己車子騎得好好的,乘客卻要求賠償,懷疑對方在敲竹杠。

他調轉車頭,又把這一家子乘客拉回寧波南站,並撥打了110。

這時候,女子可能給丈夫打電話了,一位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也到了南站,他跟女子一樣說法,要求老黃送兒子去醫院看病。

三輪車載客點聚集著不少車夫。突然,一位師傅叫了起來,怎麼又是你們!這位師傅姓陳,也是名殘疾人。

10月8日上午,他開著三輪車經過大沙泥街,這兩個孩子和他們的父親坐他的車,也說是到汽車東站,開到寧穿路和蘭亭路路口時,車上父親說到了。陳師傅把車停穩,然後就看到男孩躺在車邊上的地上。

孩子父親說孩子頭部受傷了,需要去醫院檢查。陳師傅帶著去了,檢查結果顯示,男孩顱骨骨折,需要留院觀察兩到三天。

陳師傅想,從我車上摔下去,自己是有責任,願意承擔醫藥費。結果,孩子父親始終不讓孩子留院觀察,反而問他要醫藥費5,000元。

這時,孩子的媽媽也來了。雙方經過一番協商,最終,陳師傅掏了4,000元現金,其中,醫院檢查費用410元左右,給孩子父親的醫藥費3,600元。

陳師傅這段故事一講,老黃跟其它車夫們心裏有底了,這明顯是碰瓷,正準備把這對夫妻和兒女圍住時,孩子父親遠遠看到民警來了,拔腿就跑了。

隨後,民警把雙方帶到派出所後,給孩子父親打電話,說調解成功需要他簽字。孩子父親以為可以拿錢了,興沖沖打了輛出租車趕過來,被民警拿下。

在派出所裏,被騙的車夫並不僅僅只有老黃和陳師傅,民警還找到了一位67歲的陳師傅。

這是人證物證都在的碰瓷,這對夫妻很快交待了情況。男的姓羅,44歲,女的姓劉,39歲,四川宜賓人,小學文化,有一對兒女,兒子14歲,女兒9歲,一家人暫住在臺州臨海。其中,小羅在當地的一所中學讀初一。

他們已經碰瓷近二十次。其中,臨海兩次,寧波三次,路橋有十多次,溫嶺和仙居也有好幾次,共騙了13,000多元。

第一次碰瓷是在2016年的夏天,小羅記得非常清楚。「那是在快開學的前幾天,爸爸媽媽叫我去碰瓷,說家裏缺錢用。」

小羅的父母沒什麼工作,在外面借了很多錢,心情不好的時候,經常會打罵小羅。聽到讓他去碰瓷時,小羅不想去,但經不住爸媽罵他。

「爸爸帶著我和妹妹去了臨海汽車站,坐了一輛藍色的機動三輪車。三輪車開到臨海市唐裏村的一條路上時,車子顛簸得很厲害。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說快到了。」

「我知道他叫我跳下車去,我害怕。可是,我不跳,到家裏他會打我。於是,我就跳下去了,手臂擦破了。」

這一趟碰瓷,司機一開始不想賠,但是,羅某報警了,經過交警調解,他拿到司機賠付的1,000元。

按照小羅的話來說,父母就像是上癮一樣,讓他經常去碰瓷。不過,第二次碰瓷,他們沒拿到錢。因為司機不肯賠錢,交警介入後,發現他們是第二次,沒有支持。

「我不喜歡幹這樣的事,可是,爸爸媽媽總打我,我只好偷偷跑回四川老家。後來,媽媽打電話過來,說不打我也不讓我去碰瓷了,我才又回到臨海。」

今年8月20日,小羅快開學了,可家裏沒錢用,他的父母重啟碰瓷的招數。這一次碰瓷,羅某又拿到了1,000元,但是,兒子小羅摔得顱骨骨折。

回想當時一幕時,小羅說,「那個三輪車司機開得很快,我不敢跳。爸爸媽媽用兇巴巴的眼神瞪著我。我怕,我只好跳下去了。」

顱骨骨折後,他的父母並沒有帶他去醫院看病,而是找了小診所看了幾次,花了200元左右。等他的頭不痛時,他們反而變本加厲了。

「爸爸媽媽說,我現在顱骨骨折是個好機會,多做幾次。」

接下來的日子裏,每到週五、六、日,羅某夫妻帶著兒子女兒到處碰瓷,去過寧波、溫嶺、路橋、仙居……其中,寧波的陳師傅掏了3,600元,是「收入」最高的一次。

每到週末,別人家的孩子總有上不完的培訓班,而小羅如果不是這一次報警,他應該還在四處碰瓷的路上。對此,父親羅某卻沒有絲毫悔意,他說,因為欠的債多,沒辦法。

他甚至把碰瓷的想法推給兒子。「是兒子想到的,有一次,他坐車摔傷賠了650元,說電視裏有這樣做,可以騙錢,我默許了。」

對此,母親劉某則說,是自己看電視想到這麼做提出來。「因為家裏實在太窮了,孩子讀書也讀不起,還欠了銀行5萬元。我和老公為了錢,就教兒子跳車的方式碰瓷。」

劉某說,每到三輪車顛簸或轉彎的時候,她和老公會叫兒子跳下三輪車,假裝因為三輪車開得不好摔下去了。「然後我叫兒子喊疼,我和老公出面叫司機賠錢。」

每當小羅不願意去碰瓷時,劉某總會跟他好好講,去掙點錢。如果不做,就不讓他讀書,讓他把學費拿回來。「老公的脾氣不好,經常發火,兒子怕他,也跑了好幾次,但是不管他願不願意,我們都帶他去碰瓷。」

這些碰瓷騙來的錢,劉某說,一部份用來給兩個孩子交學費,一部份給骨折的婆婆看病花了,還有一部份用來家用。

聽說自己要被刑拘的時候,劉某似乎才良心發現。現在發現太遲了,如此虐待自己的孩子。網友說:「這不應該只是碰瓷,應該以謀殺勒索罪論處,不要掂輕地說,未成年人保護法這時失效了嗎?」

審詢室裏,她流著淚說,「我後悔了,知道自己錯了,就放我們回去吧,我保證以後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會把兩個孩子教育成人。」

這兩天,小羅兄妹的情況比在家時好多了,民警讓他們在賓館住著,帶他們去食堂吃飯。

小羅說,飯菜很好吃,有肉丸子,早上的菜也很多,家裏最多三四樣菜,隔幾天才能吃到肉。

小羅其實是個很能幹的孩子,7歲學會做飯,8歲會蛋炒飯,10歲會自己洗衣服。

當民警問到他們今後如何打算?他說,他可能會帶著妹妹在臨海上完學,再回四川老家,也有可能直接回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

「老家的學費比較便宜。我想,我可以上山挖草藥賣錢,也能去河裏抓小龍蝦。小龍蝦現在很貴的,一斤能賣20多元。」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裏亮晶晶。

但是,小羅畢竟是長大了,好幾次問民警,爸爸媽媽會怎麼處理。他擔心他們,又怕他們出來後再打他,小小年紀心裏充滿矛盾。

說到父母讓他碰瓷的時候,小羅說,他並不恨他們,「傷心的時候,我會哭一下,過兩天就好了。」

「我從來沒有把心裏話跟別人講過,11歲時,他們打罵我,不喜歡我,喜歡妹妹,我在日記上寫了一次,這是唯一的一次。」

派出所所長說,所裏會盡一切努力幫助這兩個孩子,明天早上將派人送他們回臨海。「剛剛我跟學校校長溝通了,他也很為難,後期照顧他們是個難題啊……」

這對喪心病狂的夫妻,二個人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去工作賺錢養家,卻要逼迫孩子做這些偷雞摸狗、見不得人的事?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但是這倆夫妻懶惰、自私、失德,何以為人父母?

美國網友說:這樣的事件如發生在美國,這對夫妻會因為詐騙罪坐牢,此外,虐待罪、教唆罪都夠這倆口把牢底坐穿了,監護權第一時間就會被剝奪,孩子會被送去寄養家庭。

在中共國一黨獨大、遍地是災,中共欺壓和殺戮百姓成性,在這種氛圍下成長起來的人沒有道德觀念和責任感並不讓人奇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