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與躺在床上12年的「腦死植物人交談」,問出「你感覺痛嗎?」植物人的回答不簡單…

很多人以為當大腦失去功能時,人也會跟著死亡,但事實並非如此,在醫療上有許多大腦失去功能且失去意識的患者,卻仍存活著世上,他們有心跳,也會有些反射動作,但卻無法像常人一樣活動,必須依賴他人的照護,且通常對外界刺激不太有反應,這些患者通常被稱為「植物人」!

多數的植物人都會陷入所謂的「持續性植物狀態」,有些人或許會突然張開眼睛發出一些聲音,卻無法對周圍做出回應,他們就像活在自己的意識當中,外界是無法輕易介入的,但也有不少科學家抱持其他的看法,他們認為植物人其實還是有意識,只是他們的意識被「困」住了,如果能透過精密的儀器協助,是有辦法和這些植物人交流甚至溝通的!

如英國神經科學家阿德里安歐文(Adrian Owen)就認為,植物人其實有著「完整的意識」,只是這些意識迷失在了受損的身體和大腦中,造成他們困在生與死的灰色地帶,不斷地被侵蝕,因為始終相信植物人保有意識的念頭,因此歐文最大的心願就是找到一個和植物人溝通的方式,而他在2005年時,還真的做到的。

歐文的病患是23歲女子卡蘿(Carol),她在過馬路時不小心被車撞到,被醫生判定為植物人,當歐文來到醫院時,卡蘿已經在病床上躺了好幾個月,且完全沒有回應外界的意識和跡象。

於是歐文使用「功能磁共振掃描儀」(fMRI)的儀器來跟卡蘿溝通,這台儀器能顯示出患者的哪部分大腦是活躍的,因此他告訴仍有完整聽力的卡蘿:「想像一下妳正在打網球,去擺動妳的手臂。

奇蹟發生了,卡蘿就像一般的健康群眾一樣,她大腦的前運動皮質區開始激烈活動,代表已經要為接下來的肢體活動做好準備。這代表歐文找到了卡蘿,也就是找到她的「意識」!

而歐文另一次成功找出植物人意識的奇蹟則發生在2012年,患者的名字叫史考特(Scott),他在1999年年底被一輛趕去犯罪現場的警車撞上,就此昏睡了12年。他的家人都肯定他意識清醒,卻沒有辦法證明。

歐文因此如法炮製,再次請史考特想像打網球,而史考特就像卡蘿一樣,前運動皮質開始活躍,這代表他家人說得沒錯,史考特仍然有意識存在!

歐文接下來又請史考特想像在家中走路的場景,他的大腦同樣做出了回應,這時候他們腦中浮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我們已經討論過許多次植物人是否會感到痛楚,但如果史考特說『是』的話呢?他已經痛了12年的想法太可怕了,他的家人會怎麼想?」

他們向史考特的母親尋求了許可,然後還是問出口了,「你有什麼痛苦嗎?如果是否定的話,請想像你在打網球。」前運動皮質再度活躍了,他們這次知道,這是史考特在對他們說「不」的信號。

當他們告訴史考特母親這個答案時,她顯得很平靜,「我知道他並沒有感受到痛苦,如果有的話,他會告訴我的。」

史考特成為他們一個相當重要的案例,他能藉由儀器與他們「交談」。他還記得他是誰,知道他在哪裡,也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的時間。由於他在事故前很喜歡看曲棍球,所以家人常會放比賽給他看,史考特也回答,他到現在還是非常喜歡曲棍球。

不過,史考特在2013年不幸死於醫療併發症,這是一種常見的狀況,因為身處於充滿病菌的醫院裡,會逐漸使得免疫系統減弱。「雖然我們從來沒有真正跟他『對話』過,」歐文說,「但我們都覺得認識他,他深深感動了我們。」

雖然他們還沒有找到把患者的意識「拉回」身體內的方法,但他們已經深信,可以透過這種方式跟植物人溝通。歐文也期許這樣的醫療設備,有一天能變得既便宜又普及,讓植物人的家屬都能與他們交談,為這兩方都帶來希望。

變成「植物人」,不僅對病患本身,對家屬來說也是一種折磨啊!如果以後真能找出跟植物人溝通的方法,相信一定能造福許多人的!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這篇文章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