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出560億美元不留名,這個「戴著15元手錶、衣衫襤褸」的慈善界的英雄,連巴菲特、蓋茨都「視他為模範老師」

說起慈善事業,想必大家都會想到慈善界的標杆人物:巴菲特和蓋茨。

但你可知道在慈善界,這兩位大名鼎鼎的巨富慈善家,都是同一人的粉絲,而且將他視作慈善界的英雄與老師,一直緊緊追隨他的腳步。

他行事低調,刻意匿名做慈善,2014年底前,已經悄無聲息地捐掉了450億。而這個86歲,身家千億的老人,雖經營着全球聞名的DFS奢侈品免稅店,渾身上下卻沒有一件奢侈品,簡樸的程度令人咋舌。

穿着幾十塊的衣服,常年佩戴一塊15美元的卡西歐手錶,我的手錶跟勞力士一樣準時。有次會見愛爾蘭首相,他竟然戴着副破舊的眼鏡,上面夾着一個別針,這眼鏡還是他當初從街頭雜貨店裡買來的。

他曾在倫敦、巴黎、紐約公園大道有6處豪宅,如今,一幢也不留,和妻子蝸居在舊金山租來的一居室里。

沒車沒房,出行就乘公共汽車、地鐵,75歲前乘飛機,只坐二等艙,後來膝蓋老化,止不住地顫抖,才開始坐頭等艙,頭等艙也不會讓我先到某地。

圖左為老頭的妻子赫爾佳,不管走到哪、出席什麼場合,老頭都會攬着她,

而飲食方面,我可以去高檔餐廳,一頓吃掉100美金,但25美元的飯已經讓我相當滿意。他有5個兒女,在假期時,他們都得到賓館、飯店和超市打工。女兒貝利十幾歲時,有段時間打了不少長途電話。

她父親發現長長的話費賬單後,立刻切斷了電話線,並在家中貼出了一張本市地圖,上面標出了附近的公用電話。

對於爸爸隱姓埋名地散財,子女們也很贊成,「這讓我們與普通人無異。」他就是查克·費尼,一個幾十年來隱姓埋名做慈善,自己卻「衣衫襤褸」的慈善家。

查克並非出身於富裕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保險業務員,母親則是一名護士,但小小的查克很早便展現出經商頭腦,他會在聖誕節製作精美的卡片出售,也會在暴風雪季,組織幾個朋友提供鏟雪服務。

查克的父母和他的兩個姐姐高中畢業後他加入美國空軍,依靠軍隊提供的獎學金,還考取了著名的康奈爾大學。

不過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個名校畢業的學生,好像對做學問並不感興趣,一畢業就和在大學認識的好基友羅伯特·米勒,跑到船上向船員兜售免稅烈酒。

這還只是小意思,利用之前在軍隊的身份,他還向駐紮在歐洲和亞洲的美國士兵兜售汽車。1960年兩個窮小子建立DFS(全球免稅商店),僅僅四年後就鋪展到了全球27個國家。

戰後經濟飛速發展,旅遊業興旺發達,許多國家都放寬國民旅行的限制,像當今的中國旅行者一樣,當時歐洲、美、日等國家的公民手裡有充足的現金。

他們帶着大把的鈔票,到世界各地買買買。而查克則瞅準時機,在全球各地的免稅商店進購香水、名表、皮包等等奢侈品。還聘請漂亮的姑娘做導購,給帶來遊客的導遊發工資。

就這樣他迅速在全球各地的機場,建立起免稅店,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免稅店運營商。單是1988年,他就從生意中獲利1.55億美金,這在當年可是十分驚人的數字。

不過這個傢伙卻並不愛錢,尤其不愛花錢,但這樣一個不愛金錢,不貪圖享受的人,當初為什麼要費盡心思積累財富?或許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的觀點可以給出答案:塵世的成功證明着上帝的恩寵,經濟衝動與宗教情懷可以是相互支持的。

擁有巨額財富的查克,為了更好管理自己的財富,成立了大西洋慈善基金,開始了在全球範圍內的捐助。

不過他做事卻相當低調,是那種刻意匿名的「隱士型」慈善家,捐助上百億,卻幾乎沒人知道他的名字。

首先為了避開美國法律關於基金會信息披露的有關規定,他跑到遠離美國本土的百慕大群島註冊。註冊基金會的名字,沒有使用查克·費尼或與他相關的人的名字。他甚至要求基金會的員工不告訴家人自己在哪裡工作。

根據他的苛刻要求,接受捐贈的機構不能為他放置一塊銘牌。捐贈的受益者大多不知道資金的來源,知情者則必須簽訂保密協議:若向外界透露有關消息,資助將停止。

如此苛刻的隱性捐助,甚至一度讓受捐5.88億美金的康奈爾大學相當苦惱,當時的校長羅德先生說: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向董事會解釋,這筆錢並非來路不明,它也不是來自黑手黨或者恐怖分子···

這樣的隱性慈善事業,一做就是幾十年,直到1997年,全球奢侈品免稅產業開始降溫,查克也決定激流勇退。他的免稅購物連鎖店被法國奢侈品巨頭以35億美金收購。

這樣重大的收購案,免不了重要信息的披露,公眾這時候才知道,查克的股份已經轉交大西洋慈善基金會,他捐贈的數額竟然遠超麥克阿瑟、洛克菲勒等家族設立的鼎鼎大名的基金會。全球慈善界已然震驚···

此後,隱姓埋名做慈善顯然已無法實現,但他和他的慈善基金會仍然保持低調。不專門發布捐助消息;

拒絕設立各式銘牌;資助建設的大樓不能用他的名字命名。對此他說:「誰建起樓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樓房能建起來。」

愛爾蘭著名傳記作家康諾,被這位隱形富豪打動,他跟隨查克兩年寫出了《不是億萬富豪的億萬富豪:查克·費尼如何秘密地聚財和散財》

查克說:「上帝那裡沒有銀行,每個人都是赤裸裸地誕生,最後又孑然而去,沒有人能帶走自己一生苦苦經營的財富與盛名!」

「人們習慣於賺錢,成為富人對大多數人都很有吸引力。我並不是要去告訴人們應當做什麼,我只是相信,如果人們能為公益事業提供捐助,他們將從中獲得巨大的滿足。」

或許正是這樣的行為和話語,帶動美國互聯網科技和金融界的巨富,紛紛裸捐。

在記者的採訪報導中,巴菲特和蓋茨也承認自己將查克視作模範、榜樣。

目前,查克正以每年4億美元的速度「散財」。最終他的基金會將捐出80億美金,(約560億人民幣)。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需要幫助,因此,捐助來不得半點兒延誤。

他笑着發誓說:這錢要是不能花掉,我死了都不能瞑目。

他懂多國語言,沒事就到世界各地轉,自主選擇慈善項目。

向越南兒童提供交通安全基金

為澳大利亞癌症研究及菲律賓面癱兒童整形手術提供費用。

建立「微笑行動」基金,為發展中國家的齶裂兒童做手術提供免費的醫療費用。

有一次,他在一處候診室里見到了一名準備接受手術的女孩,女孩用手掩着嘴,掩飾不住激動與期望。做完手術後,她微笑着,似乎在說:我現在再也不是你以前看到的那個樣子了。「查克說,他在這樣的時刻才會覺得,財富是有價值的。」

他還為古巴的培訓醫生購買大量醫療用品,為控制非洲的瘟疫和疾病注入巨額資金,這樣的慈善事業不勝枚舉。

今年,查克本人將完成自己所有的捐贈,他的大西洋基金會也會在2020年,結束使命。

 

不過跟許多富豪死後才將財產捐出的行為不同,查克更願意在生前看到,這些錢去了哪裡,它們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因而每一筆錢投向的慈善項目,都會持續跟蹤。

對於將金錢留給後代的行為,查克也非常不贊同,「如果富人手握財產傳給下一代,這無疑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麻煩。今天的錢就應該解決今天的問題,後代有什麼問題,應該由自己來解決。」

為什麼要捐掉所有財富?因為,裹屍布上沒有口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