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好心「施捨乞婦1萬元」,兒子懷疑父親被騙後追至「乞婦家裡」,原來真實情況…

鄭新生今年五十多歲,在南昌東湖區擁有一家房地產公司。身為千萬富翁的他被很多人羨慕,可他最近卻遇到了一件煩心事:二十二歲的兒子鄭亮不學無術,整日跟著社會上一幫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廝混,半年之前在夜店吸毒被抓進戒毒所。上個星期剛剛被放出來,一回家就吵著跟自己要錢出去玩兒,鄭新生一氣之下停掉了兒子所有的信用卡,把他鎖在家裡反省。

(示意圖)

鄭亮衝著滿面愁容的鄭新生吹鬍子瞪眼,大吵著要把家裡的車偷出去賣掉,鄭新生平靜地告訴兒子,下週他要回老家一趟,只要鄭亮能全程堅持跟隨自己,按照自己的指示做事,回家之後他提什麼要求都可以,鄭亮聽到父親這樣說,眉開眼笑地答應下來。

 

三天之後鄭新生帶著兒子坐上了回陝北老家的綠皮車,一開始鄭亮還奇怪為什麼不開車回去,想到臨走之前爸爸的要求,只好裹緊衣服,靠在堅硬的椅背上昏昏睡去。鄭新生看著兒子年輕的面龐,輕輕嘆了口氣,自己在兒子這麼大的時候,已經來到南昌做工,在一個機械廠裡當學徒,每天要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還經常被師傅打罵,三年之後才成為工廠裡正式的工人。

綠皮車在鐵軌上「哐當哐當」前行著,駛進了無邊的黑暗,鄭新生盯著窗外發呆,自己年輕時吃過許多苦,盡力給兒子創造舒適的成長環境,沒想到兒子年紀輕輕就整日沈醉於自己是富二代的想法,除了開車泡妞,就是帶著一群所謂的酒肉朋友在燈紅酒綠裡夜夜笙歌,絲毫不求上進。

眼前已經是大片的黃土地,鄭新生喚醒兒子看向窗外,鄭亮不以為意地哼哼幾聲,大聲告訴爸爸自己餓了,鄭新生從包裡拿出兩個饅頭和一包榨菜,放在了兒子面前。鄭亮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父親,臉上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把饅頭和榨菜扔回了桌子上,鄭新生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繼續盯著窗外的風景,拿起饅頭和榨菜自顧自吃了起來。

(示意圖)

 

太陽再次下山,鄭亮被飢餓喚醒,肚子咕咕直響,他咽著口水盯著對面座位民工手裡端著的泡麵,鬍子拉碴的民工笑著把麵端到了他面前,鄭亮看了一眼農民工邋遢的衣服鄙夷地哼了一聲,把頭扭了過去。鄭新生看到兒子的反應搖了搖頭,再次掏出饅頭和榨菜晃了晃,鄭亮一把搶過來狼吞虎咽地吃了三個饅頭,噎的直打嗝,之後的幾頓飯全部都是如此,鄭亮只能無奈地咽著饅頭鹹菜。

火車在延川縣停了下來,鄭新生招呼兒子下車,走出火車站不遠,看到路邊有幾個人在圍觀什麼,父子二人也湊了上去。人群裡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坐在路邊,懷裡抱著個孩子,那孩子手上有殘疾,瞪大了眼睛看著周圍的人群,女人低著頭不說話,面前放著個紙盒子,裡面是些零錢,上面寫著需要錢給孩子治病,旁邊是女人的身份證和電話。

鄭亮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女人,鼻子裡輕蔑地哼了一聲,說爸爸這女的肯定是騙人的,很多地方的火車站都有這樣的行乞者,好胳膊好腿卻要下跪乞討為生。鄭新生盯著盒子上的身份證看了半天,有殘疾的孩子抬起頭看向他,四目相對鄭新生鼻子竟有些發酸,想起小時候家裡雖然很窮,曾有一對母子上門乞討,母親流著淚給母子倆盛上一滿滿大碗高粱飯。

(示意圖)

鄭新生彎腰摸摸孩子的腦袋,那孩子居然沖他笑了,鄭新生拿出手包,掏出了一沓錢,在人群的唏噓聲和鄭亮鄙夷的目光中放進了女人身前的箱子,那女人始終沒抬頭看鄭新生一眼,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撐地給鄭新生磕起了頭,鄭新生連忙扶起女人,輕聲說給孩子買點好吃的,轉身離開了人群。

鄭亮有些嘲諷地說爸爸你肯定被騙了,那女的今晚上說不定要跟同夥喝酒慶祝賺了一萬塊錢,鄭新生看向兒子,聲音沉重地說那對母子看起來不像騙子,騙子會因為接受了施捨而覺得不好意思嗎?鄭亮不再說話,沉默著跟在父親身後,回到村子在自己的老家做了五天的苦力,每天只有鹹菜和饃。

第六天下午鄭新生帶著鄭亮來到火車站,準備啟程返回南昌,鄭新生嘴上不說,但兒子的咬牙堅持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父子兩人來到火車站,在相同的地方又看到了那個女人,不同的是女人懷裡抱著的變成了一個扎著辮子的小女孩兒,鄭亮指著坐在地上的女人,說老爸你看,我就說你上當了,這女的不僅是個騙子,八成還是個人販子。

(示意圖)

鄭亮掏出手機就要報警,鄭新生伸手攔住了兒子,說一會兒咱倆跟著騙子去他們的老巢,摸准了地方再報警不遲。天色漸暗,那女人站起身子收拾了東西,抱著小女孩有說有笑地走了,鄭新生咬牙跟在女人身後,十多分鐘之後,女人來到一片平房中間,掏出鑰匙進了一棟破舊的小院兒,父子倆悄悄跟了進去。

院子裡曬著十幾件小孩子的衣服,牆邊有一塊巨大的黑板,上面是些稚嫩的筆劃,鄭新生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身邊的一切。屋子裡傳出一陣歡聲笑語,父子倆扒著窗戶向屋裡看去,五六個身上帶著殘疾的孩子圍著女人開心地笑著,那女人從包裡掏出幾袋零食分給雀躍的孩子,分完吃的邁步來到床前,給床上一個嘴角流滿涎水,手腳無法動彈的孩子換尿布,一臉的憐愛,完全沒有白天時的木訥。

鄭新生眼角濕潤,看了看身邊的兒子,鄭亮也在偷偷抹眼淚,發現父親看向自己,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鄭新生跟兒子偷偷退了出來,在縣城住了一晚,第二天兩人忙活了一上午,坐上火車離開了延川縣。

傍晚時分,懷抱孩子的女人回到了小院兒,在屋子裡發現了一個行李箱,上面放著一封信,最大的孩子說白天來了一個爺爺和一個叔叔,兩個人說箱子是給媽媽留下的,讓自己看好箱子等媽媽回家,還給大家帶了糖。女人拿起信封,上面工工整整寫著「好心媽媽收」,她顫抖著讀完了信,捂著嘴蹲下了。

女人的真實姓名是王曉路,五年前剛結婚時她撿了一個有殘疾的小男孩,丈夫堅決和她離了婚。後來她又陸陸續續收養了六七個身體殘疾被拋棄的孩子,沉重的負擔讓她喘不過氣來,只能白天去火車站乞討,晚上再回家照顧孩子們,一直這樣堅持了五年。

王曉路拉開拉索,行李箱裡整齊地碼放著八十萬現金,她抱著身邊的孩子放聲哭了起來。

鄭亮回到南昌後,跟之前的那幫小混混斷絕了聯繫,用心地幫父親經營公司,經常參與公益事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