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寫給母親的一封家書(太感人肺腑了!)

我有一個令人驕傲的父親

我的父親從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修煉前患嚴重的乙肝,修煉後二十多年身體健康,沒吃過藥,沒上過醫院,健步如飛。看,法輪大法多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父親被非法關押八次,從四十歲開始就失去了人身自由,歷經十幾年。在關押期間,他絕食過,被上過刑、關過小號,他至今還身陷囹圄,遭受著迫害,但他從沒放棄真、善、忍信仰。

父親身上正義、堅持、勇敢的品質,是法輪大法賜予的。

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首次公開向全社會傳授法輪功,法輪功在長春深入人心。

我還有一個令人敬佩的母親

我的母親憨厚、老實,但認準的理就不會變。當她看到父親修煉大法後,將抽煙、賭博、撒謊等惡習全部戒掉,乙肝不翼而飛後,對大法對父親的再造之恩感激涕零。她不善言辭,就是全身心的支持大法,並在後來走入了大法修煉。這都是法輪大法賜予了我一個溫馨歡樂的家。

我的母親樂觀,能吃苦。在父親被非法關押的那十來年,她毫無怨言的撐起了這個家,用打工賺來的微薄的薪資撫養我,獨自面對警察的非法搜家、恐嚇,不辭辛苦的去探望被非法關押在遙遠偏僻地方的父親,還要面對親朋好友的不理解和指指點點。

從獄中寄出的家書

我的父母在這十幾年的被迫分離中,經歷了多少眼淚、艱辛,當時的我太小不知道,而我的母親三年前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死了,我更沒有人問了。但是我幸運的找到了近四十封家信,了解了他們之間走過的那段歲月和期間的心路歷程。

真善忍國際美展作品:《打毒針》揭示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受到迫害

這些信都是父親寫給母親的(因母親的回信在勞教所帶不回來)。最早是從二零零零年過年開始的,那是父親第一次被非法關押,當時他四十歲,正是男人的大好年華。他在信中講述他被逼著幹奴工,滿手血泡。雖然對未來害怕迷茫,但是他會一直堅定的走下去。我想這是因為修煉大法讓父親的身心健康,受益良多,使他不會因為形勢的壓迫而昧著良心放棄的。

父親在這些信中沒有過多提他在裏面遭遇的非人折磨,但是提到了很多對我母親和關心他的人的感謝,還鼓勵母親要堅強的面對,遇事寬容、忍讓,珍重自己。

父親還給寫了很多教導我的話,讓我不僅要學習好,更要注重自身修養,明白人生的真正目的,不要隨波逐流。我摘抄一下他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三日在勞教所被非法迫害時寫給我的一首詩:

《教》:「小女歡歡靜心聽,父為守念離你行;仕途艱險岔口多,心懷特性路光明。」

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中,我的父親還秉承道德修養,教導我做一個好人,這是多麼令我驕傲的父親。

父親的信件從時間的排序來看是越來越樂觀、積極向上的。面對自己的悲慘遭遇毫不悲觀,他不對迫害他的警察心存怨恨,相反還經常幫助裏面的人。在其中一封信中,他寫到有一個犯人要出去時,因為欠一千多元勞教所不放人,父親當即將所有的錢替他還了一半。父親在信中向我母親道歉,說給家裏添負擔了。

父親能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全是因為他修煉了法輪大法,是大法教人向善,要求修煉人無論身處何地,都要先考慮別人啊。

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輝時時刻刻的照耀著我們家每一個人,我們不會面對困境自怨自艾,不會為了名利爭來鬥去,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無論在哪都活的輕鬆自在,坦坦蕩蕩。這樣的身心難道不是最美好的境界嗎?所以這也不難解釋為甚麼全世界有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了。

紐約法輪功學員聯合廣場集體大煉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