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富迷你國列支敦士登:如何從一個貧窮小國走入均富均安的“世外桃源”

列支敦士登到底有多迷你?有人這樣描述:眨眼之間,你可能錯過列支敦士登,這個袖珍小國是如此小巧(從南到北大約25公里,從東到西大約6公里),一場越野跑就意味著穿越了整個國家。

列支敦士登到底有多富裕?有人這樣分析:在歐洲,列支敦士登有“富得流油的國家”之稱,其年國民人均收入超過8萬美元,高於美國和其他一些歐洲發達國家,居民公費醫療,學生免費上學。

位於歐洲中部,夾在瑞士與奧地利之間的列支敦士登,是名副其實的寡民小國,也是名揚四海的超級富國。

“三無”小國:無軍隊、無機場、無港口

該袖珍國家的全名是列支敦士登公國(Fürstentum Liechtenstein),國土面積只有160平方公里,相當於北京城的百分之一,人口則不到3.6萬。列支頓士敦和烏茲別克斯坦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個雙重內陸國。雙重內陸國家就是指被其他內陸國家所包圍的內陸國家,列支頓士敦夾在瑞士和奧地利這兩個不靠海的國家中間,與瑞士接壤41.2公里,與奧地利接壤36.7公里。

這裡沒有港口,沒有機場,甚至沒有軍隊。所仰賴的只是與瑞士簽訂的長期盟國協議,外交、國防統統交由瑞士代勞。國際遊客到訪也得從瑞士大門進出,就連高速公路也是跟瑞士租用,再連接到境內總共才250公里的道路。

國家雖小,但五臟俱全。這裡也有自己的首都——瓦杜茲(Vaduz),儘管這個一國之都像小村落一樣迷你,全城只有二條相鄰的大街,僅需5分鐘就可以從一頭走到另一頭。但這裡博物館眾多,還處處體現著其郵票大國的風采,在街道上幾乎每百公尺就貼有一張巨大的郵票。

田園風采:體會“適彼樂土”的生活意趣

來到這裡,最明顯的感覺就是寧靜、整潔,尤其是從喧鬧擁擠的大城市過來,巨大的反差讓人有種與世隔絕的慵懶。這兒的大部分建築是平房,房前屋後遍植花草,樹木成蔭,樸素典雅,有十分濃厚的田園色彩。顯然,這裡不是用來瘋狂購物的,也不是用來在各景點間暴走拍照的,而是需要用一種平和安詳的心態慢慢欣賞,在群山環抱中,在“無山飛雲,無云不繞山”的奇景中,體會“適彼樂土”的生活意趣。

生財有道:走入均富均安的“世外桃源”

二戰以前,列支敦士登還是一個以農牧業和手工業為主的貧窮小國,戰後逐步發展成為發達的工業國家。總結列支敦士登的生財之道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靠旅遊業。據統計,每年來列支敦士登觀光的外國遊客高達15萬,足足是該國人口的5倍。

二是靠發行郵票。這個小國1912年就開始發行郵票,如今每年出版約20種郵票,每種印量都在50萬枚以上,每年的郵票收入佔整個國民經濟10%左右,世界各地每年有數以萬計的郵票收藏家、集郵者專門訂購這裡發行的新型紀念郵票。

三是靠註冊公司。由於列支敦士登是避稅天堂,吸引了無數公司在此註冊,然而這些公司往往隻掛個名,並無實體門面。這幾年迫於各國對銀行業保密製度的質疑和為他國提供司法協助的壓力,列支敦士登的該項收入已經逐漸式微。不過列支敦士登的工業化水平也非常高,牙模和牙醫用具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高真空設備和大規模集成電路行​​銷全球。

 

這一地少人稀、資源貧乏的小國,靠著旅遊、金融、郵票、工業等收入,使其三萬子民過著世界頂級生活,也讓人們見識到了這個阿爾卑斯山區“世外桃源”的獨具一格。

神秘王室:擁有至高權力 生活自食其力

除了小而富,列支敦士登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其神秘的王室。現任國家元首漢斯·亞當二世(Hans-Adam II)公爵不僅是第一位在該國境內居住的統治者,也是真正握有實權的君王,他擁有解散國會、任免人事和確立法案的至高權力,相對於大部分只是形式上有王權的君主立憲國,列國王室是非常少見的特例。

不過,其王室的最特別之處還在於,他們的生活費必須自食其力,而不像其他國家的王室由全民買單,所以他們必須學習生財之道。二戰後,由於嚴峻的財政困境,列國王室曾一度出售家族藏品度日。但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這裡的避稅天堂地位,觀光業與金融業的發達,使國家迅速致富。王室在此投資的產業也非常廣泛,尤其以金融業著稱。該國境內14家銀行,管理著超過全國生產總值32倍的資產,其中又以王室所擁有的LGT銀行規模最大。正因為有銀行當管家,漢斯·亞當二世公爵很快躍居為全球第六富有元首,資產超過40億美元。

分享